featurebuy| Performance changes face and will hit trading delisting indicator ST Shimao is questioned

editor|
13

登录新浪财经APP 搜索【信披】查看更多考评等级

5月5日晚间featurebuy,股价已连续十二个交易日低于1元/股、正处于退市边缘featurebuy的ST世茂(600823)披露了年报问询函、未能按期支付债务、持股5%以上股东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等一系列公告。

具体来看,问询函显示,公司4月29日晚间发布的年报显示,2023年归母净利润亏损89featurebuy.96亿元,与前期披露的业绩快报存在重大差异,主要原因为公司对融资或担保相关或有事项计提大额预计负债。就相关事项,年审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两位独立董事对年报投出弃权或反对票。

另外,上交所接到信访投诉称公司以前年度定期报告信息披露不准确。根据相关规定,公司及相关方被要求进一步补充披露相关信息。

在大额融资或担保或有事项方面,据披露,公司2023年末存在与融资及担保相关的或有事项本金余额234featurebuy.74亿元,涉及29个项目,其中公司作为债务人的项目,涉及本金余额111.02亿元;作为共债人项目,涉及本金余额32.64亿元;作为担保人项目,涉及本金余额91.08亿元。公司对该或有事项已计提预计负债188.28亿元,该事项导致公司进行业绩快报更正。

对此,上交所要求公司:结合年报编制和审计工作具体情况,补充披露实际业绩与预告业绩存在大幅差异的原因,说明短期内公司相关会计核算发生大幅变化的合理性,以及或有事项相关会计处理依据是否充分合理;以前年度财务报表是否已充分考虑上述事项的影响,是否涉及大额会计差错需要更正。如涉及以前年度定期报告等相关披露文件的更正,应及时披露更正公告;相关担保项目是否属于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的关联担保,并结合上述担保事项发生时决策、实施、执行的程序和参与的主要责任人员,说明是否符合《股票上市规则》、公司章程、内控制度等相关规定,以及公司拟采取的追偿措施等。

存货减值和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变动方面,公司2023年末存货账面价值443.32亿元,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475.02亿元,合计为918.34亿元,占公司资产总额的74.92%。部分资产存在抵债价远低于账面价值及被拍卖时起拍价、拍卖底价远低于账面价值仍多次流拍的情况,年审会计师无法判断期末存货可变现净值和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是否存在重大错报。

针对该条信息,ST世茂需要补充的信息是:区分存货和投资性房地产,结合销售去化、抵债价格及拍卖价格等具体情况,说明存货可变现净值、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的确定依据,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等规定;与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进行比较,说明相关存货减值计提是否充分,是否存在以前年度应计提减值未计提的情况,以及相关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计量是否准确合理等。

featurebuy| Performance changes face and will hit trading delisting indicator ST Shimao is questioned

可持续经营能力方面,公司2023年末有息负债账面余额276.66亿元,累计已逾期109.22亿元。期末存在与融资及担保相关的或有事项导致大额资产处于被执行状态的情况,年审会计师认为以上情况表明公司存在可能导致对其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在问询函中,ST世茂被要求结合逾期债务情况,分析说明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影响情况,公司已采取或拟采取的应对措施,并充分提示风险。

此外,交易类退市风险、关联方往来款项、货币资金和有息负债也受到上交所关注并问询。

事实上,ST世茂目前已处于退市边缘。当晚一同披露的可能被终止上市的第五次风险提示显示,公司股票4月29日收盘价为0.64元/股,已连续十二个交易日低于人民币1元/股。即使后续8个交易日(不包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日)连续涨停,也将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而触及交易类退市指标。

从债务情况来看,截至4月30日,公司及子公司公开市场债务、非公开市场的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债务累计120.55亿元未能按期支付。未能按期支付的原因为:自2022年以来,公司销售情况大幅度下滑的形势尚未好转,融资渠道收窄、受限的局面也未有效改观,公司仍面临流动性紧张的问题。

“预计短期内上述不利影响无法全部消除,公司将采取多项积极举措以维持经营稳定。”ST世茂表示。

与此同时,公司相关股东的情况亦不乐观。当晚相关公告还显示,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西藏世茂持有的公司部分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7%)被上海金融法院司法冻结,冻结期限从2024年4月26日至2027年4月25日。据悉,该次冻结因上海金融法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南京银行上海分行与被执行人上海世茂建设有限公司、西藏世茂公证债权文书纠纷一案中,上海金融法院作出的执行裁定书已发生法律效力。